引子

    引子:
    我叫项仲奇,今年二十四岁。
    我家在安江,是湘西边陲的一个古老小镇。
    安江当年叫黔阳,是诗人王昌龄,当初发配的古龙标县。
    不过,黔阳现在改成洪江市,地图上再找不到这个县标了。
    但是,安江仍然是那个古朴小镇,有着许多神秘而邪门的传闻。
    最近在网上,经常看到关于湘西的种种传闻。
    比如巫术、蛊术、梅山教、排教、鲁班教、丐帮等等等等。
    其实,作为土生土长的湘西人,小时候,我倒真听奶奶讲过许多相关传闻。
    至所以写下这些,也算是对去世的奶奶,还有其他亲人的一种记念吧。
    奶奶家在沅江河边的卢家高坡宫,就在沅水的卢家滩岸上。
    旧时,卢家是大户,本族的老一辈,很多都懂秘术。
    比如,小时候就听奶奶提过,舅公跟排教斗法的事。
    一次,舅公跟人喝酒没菜了,便对人说,让人送点下酒菜上来。
    大家都不信,这时己经三更半夜了,谁还会送菜来呢?
    于是,舅公便让人取了一只海碗,盛满了水,将一只筷子竖在碗中。
    很奇怪,那根筷子就这样定定的站在碗中,不偏不歪端端正正的。
    大家都不知道舅公在干什么,隔了不一会,门就被人敲响了。
    开门一看,就见一个排牯佬提着一条大青鱼在门外,神色很恭倨。
    大夜晚的,这人还戴了个斗笠,看起来很壮实,光着膀子只穿了条粗布中裤。
    听口音,这个黑不溜湫的家伙,不是本地人,应该是贵州一代的口音。
    他对屋里的人作了一揖,规规矩矩的说,他是从上游撑排下常德的排牯佬,路过贵地,但是木排撑不动了。如果有不懂规矩的地方,请大家包涵。然后又说,山不转水转,山水有相逢,希望给个面子……而这条鱼,是他过来拜码头,准备的小小礼物。
    舅公笑而不语,跟他一起喝酒的人,就问对方怎么来了,到底有什么事。
    排牯佬便说,他的排撑到这里就漂不动了,一直在江心打转。当时木排所在的水域,可是一条急水滩,河下面又没有礁石,肯定是有人用秘术将他的排定住了……
    然后他又说,自己本事不够是遇到高人了,这才上来求个情的。
    舅公这才笑了,对那个人说,他们喝着酒就没菜了,知道他们刚弄了条青鱼,于是跟便跟他们开了个玩笑,想讨这条鱼下酒。随之又客气,请他也来喝杯酒。
    排牯婉拒,他告诉我舅公,排上的人还在等他,他们还赶急去常德。
    舅公于是说,他回去之后,排自然就会走的,还给他陪了个不是。
    排牯佬这才对我舅公作了一揖,放下鱼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    舅公于是让屋主拿鱼去做,好事的人便追到河边去看。
    果然,就发现一条木排正定在江心,正在原处打转呢。
    而那个上来送鱼的排头跳下河,游上木排,又对着岸上作了一揖。
    这边舅公一取掉筷子,木排就顺水漂下,转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    这是一件真事,而我舅公是个残疾,只有一条独臂。
    据说,这就是跟人斗法吃了大亏的原因。
    按辈份来算,我舅公是我奶奶的亲弟弟。
    我奶奶身材高大,我小时候对她感觉平平,只感觉她个子很高。
    也许是那时奶奶己经老了,又是我的亲人,所以一直没感觉异常。
    其实,据说,奶奶当年可是个大美人,在五里八乡,都很有名气的。
    关键,奶奶也是一个会家子,而且她的修为,比我那个张狂的舅公,要更加高深。
    内行人都知道,湘西的巫蛊之术,是只有女人才能练的,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惹湘西农村的女人。尤其是那种漂漂亮亮,干干净净又十分靓眼的农妇。
    说到蛊术,本地有句话叫做“作蛊正经”,意思是形容某人神色严肃庄重。
    一般来说,这种情况再出现在湘西农村,一个有干净屋子,还长得挺漂亮的女人身上,那么,这个女人十有八九,就是在制作“巫蛊”。
    一年之中,只有三月的初三,才能制作“巫蛊”。
    蛊是毒虫所制,而且必须是毒性很烈的毒虫才行。
    比如蜈蚣、蛤蟆、毒蛇、毛毛虫、蝎子、望月鳝、蜘蛛等等。
    将这种种毒虫都装在一个盒子里面,而这个盒子就叫做“蛊盒子”。
    在三月三这一天,制蛊的人必须让这个蛊盒子埋到十字路,或者三岔口去。
    盒子里的毒虫饿了之后,就会互相残杀吞噬,最终剩下的,就是制蛊的精英了。
    至于为什么蛊只有女人能种,这个秘密,以后再详细给大家解释吧。
    总之,三月初三这一天,很多女人的神色都很庄重,忙的时候不跟人说话。
    一般来说,这些神色庄重的人,肯定就是在制作“毒蛊”了。
    正因为这样,当地才有这句俚语,“作蛊”,才会特别“正经”。
    在我们这里,有个民俗就是,“三月三,吃鸡蛋”。
    每到三月三这天,都必须用一种特殊的草煮鸡蛋吃。
    如果你问当地人,他们就会说,吃这种蛋,能防蚊。
    其实,这里面的深层含义,说穿了简直令人毛骨悚然。
    其实……这种草跟鸡蛋合煮,是防蛊的。
    三月三是一个很邪乎的日子,这一天,会有不少人会“上当”。
    制蛊的人必须放蛊,不然蛊跟牛一样,关久了就会饥饿,最终反噬蛊主。
    记忆之中,奶奶总是干干净净的,家里也干干净净,可谓是纤尘不染。
    至于是不是放蛊,她活着的时候,我一直都不知道。
    毕竟,制蛊是一件神秘的事情。
    三月初三这天,她们很早就忙去了,而我基本在睡觉。
    记得五岁那年,我舅公突然就出事了,而且出的是大事。
    那天,舅公半夜匆匆忙忙的跑到我们家,到奶奶屋里跟奶奶说了几句话,就走了。
    第二天,就听说舅公死了,而我奶奶一大早就回了娘家高坡宫,据说是奔丧去了。
    总之,这件事情太过诡异了,就算是现在,我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。
    当时舅公“死”的时候很神秘,仿佛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。
    舅公的丧事冷冷清清,根本就没多少人。
    反正冷清异常,鞭炮都没放多少。
    后来才听人提起,舅公之死的种种诡异。
    而且,这都是在老一辈亲人之间,秘密流传的。
    有人说,舅公死的时候,铺了七七四十九张铁犁,一片片罩在棺材上。
    舅公是偷偷发的丧,第二天就埋了,跟普通停丧三天不同、很不正常。
    而且,就在他发丧完的下午,家里就来了一个抱小孩的女人。
    这个女人一身缟素,好像才死了丈夫,是个戴缟的寡妇。
    女人一进来就准备哭丧,大家赶紧拦着,说亡者出门落葬,不能再哭。
    听说舅公己经下葬了,女人表示狐疑,坚决不相信似的。
    于是,家人便带她到舅公的坟头去,果然发现舅公己经安葬了。
    女人这才浮出咬牙切齿的恨意,围着坟头转了三圈,才抱着孩子离开了。
    女人走后,奶奶立刻让人将舅公的坟挖开,就发现棺材上的铁犁全都被震得粉碎!
    打开棺材才发现,躺在里面的舅公脸色苍白,差点就活不过来了。
    舅公素来张狂,仗着修为强到处惹祸,谁知道惹上一个大对头。
    他知道躲不过了,这才用出这种下三滥的办法,躲过了一劫。
    此后,舅公就消失了,一直到二十四岁前,再也没有见过这个神秘的老头。
    在舅公出事那年,家里来了个新成员,奶奶告诉我他是叔叔,我爸的弟弟。
    总感觉父亲跟叔叔关系冷漠,没有兄弟间的稔熟,也许是分开很久的原因吧。
    不过,叔叔很听奶奶的话,他懂的比我父亲要多,也是懂巫术的。
    我父母没学过这些,奶奶坚持不让他们碰巫术。
    她说这些东西的业障很强,一旦入门就无法回头。
    只能一辈子守着那些邪乎的玩意,再也无法抽身了。
    我的故事跟巫术有关,其邪恶程度,简直令人心惊肉跳。
    在二十四岁之前,我不明白自己身上,隐藏着一个骇人的秘密。
    不过,小的时候,倒经常看到奶奶做过一些让我好奇的仪式。
    曾经也问过她在干什么,可奶奶每次都让我别多问。
    就知道奶奶在敬神,但绝不是我平常见到过的神佛。
    慢慢长大,一直波澜不惊的过着,直到高中毕业上了大学。
    大学时,在灵异吧突然看到一个“借命”的贴子。
    发贴的人,应该是个精通秘术的高手。
    里面详细描写了,这种巫术的方式。
    突然,我竟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    我意识到,奶奶曾经也做过这些!
    而这……只是开始。
    我随之从网上,找到了更多相关的事例和描述。
    我这才发现,所谓细思极恐、真相令人可怖。
    从此,朋友提及类似事件时,我都保持沉默。
    可是,沉默绝对不是躲避一切的有效方式。
    以下,就是最近我遇到的诡秘事件。
    打赏365棋牌新手卡_365棋牌游戏上分银_元游棋牌365手机版